不推何老师十年了。

发布于 2022-01-07  75 次阅读


不推何老师十年了。

他的名气和出题费都一涨再涨,我原地踏步的算法水平做不起他的数据结构也写不了他的多项式。终于年前被公司安排下岗,找工作时我才在路边广告发现何老师已经当上了国家级人才。

时间太久,一切都变了。

到处投简历的时候我想起了一名人上人的预言:“这些人只配在下水道里度过相对比较失败的人生。”

像是一条跳过龙门的锦鲤,金鳞被羽耀武扬威地站在门沿上,对其他还在跳的鲤鱼说:

“你不行!”

我当时很想反驳,可他说中了。

我知道我确实不行。我之所以跳了跳,只是为了看下自己能跳成什么样罢了。

其实每条鲤鱼的龙门都不是一样高的。

我见过龙门在水下的鲤鱼。看起来是鱼,其实生而为龙。

也有的生而为鱼肉。

也见过好运的鲤鱼,门被各种大手摁到河里了。

我也期待过好运,只是没来而已。

说起来这就是人性吧。我不讨厌天道酬勤,但是讨厌别人的好运——只是因为我没有好运罢了。

我也有大学和高考要考;我学习也很努力啊。

讨厌何老师十年了。

讨厌的更是越来越深的无力感。

身在泥潭的人是没力气冲锋的吧。

三流的人生只会让上等人不屑一顾吧。

我坐井观天,天穹星海依然耀眼。

可我爬不出井底。

那我就不再看星星了。世界那么大,但没我的份。

忘记何老师十年了。

可路上看见街边的大荧幕在放 IOI 中国队的辉煌战绩,何老师第三次 AK 了 IOI,我还是楞在那里了。

我没有近视,但总觉得眼睛影影绰绰,雾气来自多年以前。

这个广告位非常贵。何老师真的再也不是小人物了啊。

想起我那年 NOIp 写题时写得轰轰烈烈,我一边调着好几百行的平衡树题,死死地盯着那数据巨大得瘆人的样例,一边忍住肚子不合时宜的疼痛。而何老师,2 小时 AK,还写了个 2048 玩。

何老师成了 Tourist 一样的六边形战士、lxl 一样的毒瘤。

何老师的论文依旧叫人半懂不懂。

什么都没变,——又或许确实有什么在变。

变或不变,我终究还是没跟上他们。

城里烟火幢幢,灯光下的人热情相拥,阴影里的人压下悸动。

最亮的地方何老师挥手讲题,超现实的理论从他袖间散落,摇曳间洒下时代的泪色的流珠;又像是利刃出鞘,直指那高高在上的冷笑着的的命运而不屈服。

忽然眼睛有点模糊。

我小声说:

“新年好啊,何老师。”

不爱何老师十年了。

十年里,爱过的每个人都像她。


女の子になりたい! お願いいいですか?